欢迎您访问优耐特过滤的官方网站 友情提示: 20240718 星期四|  服务热线: 0510-85956966      400-668-0669

联系我们

总机: 400-668-0669 传真: 0510-85953699 销售一部: 0510-85956566 销售二部: 0510-85956966 销售三部: 0510-85957866 国际贸易部: 0510-85958266 技术部 0510-85955799 售后服务部: 0510-85952699 人力资源部: 0510-85953799 24小时服务热线: 15951568878 总经理办公室: 0510-85955966 地址: 无锡新区硕放工业园裕安一路24号 邮箱: unite@unitefilter.com
欧盟对俄罗斯天然气的政策:理想与现实的妥协
2018-12-25      1429
  •          对于欧盟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Gazprom,以下简称俄气)之间长期存在的纠纷而言,10月26日是一个重要的时刻。根据双方会谈公告,俄气将同欧盟当局达成最后的协议以结束长达五年的反垄断调查——俄气做出让步,按照欧盟当局的要求提交具体承诺,从而避免欧盟的巨额反垄断罚单。而在这之后两天的28日,欧盟委员会同意提高俄气利用德国OPAL管道过滤器输送天然气的上限:根据新的规定,俄气可以利用OPAL管道的输气能力将从之前的50%提高到80%-90%。 
  •         10月26日,俄气副总裁亚历山大·梅德韦杰夫(Alexander Medvedev)和俄罗斯能源部副部长阿纳托利•亚诺夫斯基(Anatoly Yanovsky)与欧盟竞争委员会理事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举行了会谈。梅德韦杰夫在会见后表示:“我们正在提交最后的承诺提案,它将很快送达欧盟委员会”,他还表示会谈是“建设性的”,并且“双方都表达希望能找到相互接受的决定”。但欧盟方面看起来并不是那么乐观,维斯塔格强调“我们确实取得了进展,但是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现阶段所有的选择还在讨论当中”,“我们的目标是实现对欧洲家庭和工业较好的结果”。尽管如此,这个会面是反垄断案和解的开始,因此仍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         而两天后欧盟委员会针对俄气的另一项决议,更让外界有理由认为双方将和平解决天然气领域的纠纷。欧盟委员会和德国联邦网络局(BNetzA-Federal Network Agency for Electricity, Gas, Telecommunications, Posts and Railway)10月28日决定提高目前俄气利用德国OPAL管道运输天然气的上限,该管道是经波罗的海的北溪天然气管道过滤器在德国境内的延伸。在此之前,俄气仅被允许使用该管道50%的运输能力,而在新规则下,俄气除了继续保持已经拥有的50%,也被允许投标剩余的30%-40%的管输量,其余10%-20%留给其它竞争者。实际上,除了俄气,并没有其他天然气供应商使用OPAL管道,其一半的输气能力基本处于闲置,而俄气一直要求获得OPAL管道的全部运输能力,从而提高北溪管道的运量。 
  •          因此,欧盟委员会的这项决定首先被视为对俄罗斯的妥协。欧盟官方称,“这项决定不只是因为政治原因,还是因为我们想和俄气保持朋友关系”。据报道,这是根据德国方面的要求做出的决定。同时,欧盟这一行为被视为对乌克兰的背叛。在提高经OPAL管道的输气量的情况下,俄罗斯将削减过境乌克兰的天然气量——由于今冬可能的严寒和乌克兰地下气库储量不足,俄罗斯方面已经多次警告过境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存在风险。此外,有媒体报道称,欧盟委员会在OPAL管道上的行动是与俄气交易的一部分,作为回应,俄气将在价格方面更加灵活,同时在对欧洲客户的合同中放弃禁止转卖天然气的条款。 
  •         但欧盟委员会针对俄气的行动并没有受到欧盟成员国的一致欢迎。在反垄断案方面,波兰、立陶宛、保加利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这些声称遭受不公平价格的国家一直等待欧盟的裁决,毫无疑问,向俄气做出让步难以获得这些国家的认同。与此前欧盟反垄断委员会处理Apple和Google这样的美国巨头的反垄断案件相比,维斯塔格对俄气采取的妥协的处理方法看起来出人意料的温和。波兰国家石油和天然气公司PGNiG表示,如果不对俄气罚款,波兰将起诉欧盟委员会。PGNiG在官方报告中强调,“这些决定对于中东欧天然气供应稳定来说造成了真正的威胁”。此外,PGNiG对有关OPAL管道的决定也表示反对,不久前,波兰监管机构刚刚否决了建设北溪-2管道的相关申请。 
  •         从欧盟天然气市场的供应状况看,随着欧洲自身天然气生产的减少,保障天然气安全和进口多元化方面的需求越来越高,立场也更加坚定。但从市场基本面和主要的政治风险来分析,欧盟想要保持有利的战略地位,就必须关注影响欧盟天然气政策选择的内外两方面因素。内部因素是欧盟进一步强化天然气过滤设备市场一体化的前景,特别是通过投资,使资源保障能力较强的西北欧天然气市场和东、南欧的基础设施相连接;外部因素则包括可供选择的管道天然气资源的可获得性,以及进口LNG的增长潜力,其最终目标是提高欧盟天然气市场的竞争性。 
  •         在欧盟内部,虽然进口LNG是一个理性的选择,但是欧盟的部分成员国更倾向于选择自己的国内政策而不是形成整个欧盟的统一战线。俄气正是利用这个弱点成功对欧盟实行“各个击破”的战略。比如,北溪-2天然气管道由俄罗斯、德国、法国和奥地利的能源企业共同实施,在该项目上,老欧洲和新欧洲出现了严重的分裂。德国不仅大力支持北溪-2管道的建设,一再宣称该管道不具有政治性,同时还在欧盟委员会增加俄气利用OPAL管道运输能力上施加了极大的影响力。需要强调的是,这些措施都将进一步巩固德国的天然气枢纽地位,但德国如何利用这种影响力和东欧国家对德国的信任仍存在不确定性。 
  •         而从外部看,尽管出口到欧洲的LNG增强了欧盟各国对俄气的议价能力,但是还远未达到完全摆脱对俄罗斯的天然气依赖的程度。事实上,欧洲的天然气价格的大幅下降使大型LNG接收站的投资难以得到足够的回报。尽管长期而言,LNG现货价格能够随科技进步和经济规模扩大和管道天然气价格相竞争,但那些已经选择LNG的欧盟国家也必须优先考虑地缘政治风险和短期供应安全。 
  •         所以,从欧盟当前的政策选择来看可归为两点。一是在欧盟,特别是荷兰的天然气储量不断下降的情况下,欧盟仍在寻找可靠的能源供应来源,但潜在供应来源和供应量并不足以使欧洲摆脱俄罗斯,因此欧洲当下需要极力确保俄罗斯天然气对欧洲供应的安全。第二个原因在于乌克兰形势的不稳定,以及寒冬和地下气库储量不足导致的高风险,尽管欧盟口头上一再强调乌克兰管道系统的重要性,要求俄罗斯在2019年过境运输合同到期后继续经过乌克兰向欧洲供应天然气。